17岁打工男孩外滩踩踏中遇难 已买好回家火车票

2019年12月18日 亚搏体育 0 Comments

2014年12月31日,上海外滩陈毅广场上人头攒动。23时35分,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但是36个年轻的生命,却停留在了2014年的最后时刻。

17岁男孩陈昌胜

本希望自己能“跨进2015年”的他,怎么也没想到,提前买好的那张火车票,永远无法把他带回父亲的身边。

17岁的陈昌胜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再也跨不过这个新年。2014年12月31日,距离新年已不到半个小时。依据往年的惯例,陈毅广场观景台是观看“灯光秀”的最佳场地。

当晚,上海市公安局发布微博提醒市民:外滩人数已经饱和,请择地跨年。

吵闹声,欢呼声,黄浦江上的汽笛声……在嘈杂的人群里,每一位慕名而来的观众,都是沧海一粟,在拥挤人潮中摩肩接踵,随波而动。最终,连接陈毅广场和上方观景台的17级台阶处,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

两股人流的强烈对冲,导致中间观众受到强烈的挤压。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压力,夹在人群当中的陈昌胜,没能如愿看到新年倒计时,也没能跨到2015年。

陈昌胜出生没多久,母亲便因生他大出血去世,他和爷爷、父亲相依为命,一家三口只种着2亩薄田。除此之外,家中所有的经济来源只有父亲陈刚的打工钱。70多岁的爷爷,还身患冠心病、哮喘、高血压等疾病。

初中毕业以后,陈昌胜便在山东老家的技校里学汽修,希望能早一点进入社会,给拮据的家里出点力。然而,只学了不到一年,由于交不起高额的学费,陈昌胜只得前往上海,靠在同乡店里帮忙度日。

2014年的最后一天,上海彰显了其“魔都”的气势,但气温并不像节日气氛那样“狂热”。陈昌胜这天只穿了一件红色的棉背心,同乡怕他感冒,劝他别出门,他却说,想去外滩感受跨年的气氛。

元旦前,陈刚曾打电话给儿子,希望他能回趟家。“他说元旦就不回家了,过年再回来,然后回学校继续学汽修。”陈刚说,孩子已经买好了腊月二十六回家的火车票。此后,父子俩再没通过电话。

“带着对2014年的不舍,一起跨进2015年。”“愿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新年快乐。”这是跨年倒计时前,陈昌胜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发出的最后两条消息。本希望自己能“跨进2015年”的他,怎么也没想到,提前买好的那张火车票,永远无法把他带回父亲的身边。

同乡听到踩踏事故发生的消息,赶到观景台石梯处,看到倒在地上的陈昌胜,吓得说不出话来。

1日凌晨,陈刚接到儿子出事的电话,却不知道儿子是生是死。当他赶到上海第一人民医院时,医院已经被封锁,得不到任何信息。下午4点,陈刚和亲戚们才被允许进入大厅等待消息。

等待辨认儿子的过程中,陈刚或站或坐,沉默不语,眼睛一直盯着地面,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其他家属等得着急,或来回踱步,或与民警争辩,陈刚只是抬起头看上一眼,依旧沉默不语。他手中的烟,一支接着一支地燃烧着。

晚上11点左右,工作组把陈刚一家带到医院食堂,通知了陈昌胜死讯。香烟上忘了弹掉的烟灰瞬间掉了一地,等了一晚的陈刚,眼泪夺眶而出,如同散落在地板上的烟灰。最终,他也没有去殡仪馆看儿子最后一眼。

陈刚10岁的时候母亲因病去世,儿子的事情发生后,只有自己的几个堂兄弟陪他赶到了上海。远在山东滕州老家的老父亲,一人独自在家。丧子之痛的心情难以平复,陈刚却不敢把这一噩耗告诉父亲,他们一家人都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

目前,他们仍住在工作组安排的宾馆内,一分一秒地消耗着时间。

21岁女孩晓雪

让蔡先生没料到的是,晓雪的人生竟会如此短暂。3天之后,上海外滩一场“并不存在”的灯光秀表演,使她花一样的人生就此凋零。

“她就想当一个律师,没想到还没工作就已经没了。”舅舅蔡先生提起陈毅广场踩踏致死的晓雪(化名),泪水在红红的眼眶里打着转,最终还是没能忍住。

21岁的晓雪,是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法学专业的大四学生。在舅舅的眼中,出身农村家庭的晓雪学习一直很勤奋。去年上半年,晓雪作为交换生到荷兰留学,并在去年年底参加了2015年的研究生考试。

研究生考试之前,晓雪拿到了律师从业资格证书。晓雪曾经告诉舅舅,她准备在考研结束,找一个律师事务所当律师。“她很喜欢从事法律行业,想挑战一下自己。”

考研结束的当天晚上,晓雪还与舅舅联系,担心自己考的成绩不好。蔡先生一再安慰她,考研只是人生的一个选择,考不上也是自己的一份经历,毕业以后找工作也能给自己增加很多的人生阅历,希望晓雪能够和同学多出去玩一玩,放松一下自己。但是,让蔡先生没料到的是,晓雪的人生竟会如此短暂。3天之后,上海外滩一场并不存在的灯光秀表演,使晓雪花一样的人生就此凋零。

1 月1 日早晨,朋友圈一片新年的祝福中,蔡先生得知上海外滩发生了踩踏事故,并有多人伤亡由于担心晓雪的安全,他多次拨打电话,但是始终无人接听。与学校联系以后,蔡先生得知,学校正在统计学生情况,暂时没有晓雪的消息,与其同行的女生也处于失联状态。蔡先生无法承受在家中等待的压力,决定带着晓雪的父母亲自到上海寻找她的下落。辗转多家医院,蔡先生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看到了一张照片,但是由于面目变形严重,他不敢确认那就是晓雪的照片。“其实我们心里也很清楚,那些都是死者的照片”。当工作人员说让家属准备后事时,晓雪的父母瘫坐在了地上。当天晚上,工作人员通知家属前往殡仪馆认领尸体,晓雪的父母才得以看她一眼。

回忆起晓雪生前的故事,蔡先生几次抹泪。在他的眼中,外甥女一直很乖巧懂事,下了很大的功夫才从农村考到上海的学校读书,近一年来,她几乎每天都泡在图书馆和自习室用功复习,离家乡很近,却很少能回去。作为亲戚中年纪最大的孩子,晓雪学习努力又聪明懂事,是所有弟弟妹妹的榜样。得知姐姐在上海出事以后,蔡先生的女儿每天打好几个电话,询问姐姐的情况,蔡先生却一直都没敢告诉女儿真相,“她们两个关系特别好,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讲”。蔡先生一直担心,女儿不知道能否承受住姐姐去世的消息。

蔡先生明白,孩子已经离去,他不得不和家人一起面对这个令所有人都难以接受的事实。在上海市政府工作人员的安排下,他和家人住进了临时安置点,

等待着相关部门进行善后处理工作。“我们只想有人能告诉我们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孩子的善后工作怎么安排。”但是,除了临时安置点的几名工作人员负责劝慰他们,善后工作却一点消息都没有。考虑到

老家地方的风俗,蔡先生希望能够再看孩子一眼“把她带回家”。

京华时报记者施志军聂辉

(原标题:跨不过去的新年)

编辑:SN123


纽约跨年警察如何防踩踏?

纽约时代广场大苹果降落迎新年的活动搞了多年,但未闻有重大人员踩踏事故发生,这是为什么?说穿了,每年搞这类活动,政府、警察是草木皆兵,惟恐出事,防范心理到了极点。


计划有变,为何是她接任?

“日前,中共中央决定:孙春兰兼任中央统战部部长;免去令计划的中央统战部部长职务。”“另有任用”没错,“调任统战部部长”也没错。那么,问题来了,为何是孙春兰?


不能让踩踏健忘症再跨年

踩踏悲剧发生后,网络舆论场在还原现场的同时,也在猜测悲剧原因中陷入了混乱。愤怒的人们习惯性地陷入灾难情绪中,从网络碎片化的传闻中寻找导致悲剧的原因并义愤填膺地脑补当时现场:有传闻称当时有人往下抛洒美钞造成哄抢,立刻便有人把矛头指向了可能的抛洒者……


对比东京和北京的票价

从地铁票价与居民收入的对比角度看,北京地铁票价比起东京略贵。北京地铁运营方在涨价后,能不能很好地实现盈利,能不能把让北京地铁更加人性化,恐怕是下一步的课题。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