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母亲:最怕死的时候还没为儿子找回清白

2019年12月21日 亚搏体育 0 Comments

山东高院复查聂树斌案聂树斌母亲与律师签订新委托协议称如维持原判会继续申诉—— “希望复查不是走过场” 律师今晚赴济南明日申请阅卷关注“卷宗是否有疑点”山东高院将抽调精干力量组成合议庭

2014年12月12日晚,最高人民法院宣布指定山东省高院复查备受关注的聂树斌案。

当晚,收到消息的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彻夜未眠。13日一早,她就赶到儿子坟前,告诉儿子这个全家人已经等待太久的消息。

过去了这些年里,为了儿子的案子,71岁的张焕枝已经经历了太多。接到聂树斌案复查消息的那一刻,老人起初还不太相信这是真的。“当然兴奋,尽管这只是启动案件复查,但这次是最高法做出的决定。”张焕枝说,她至今坚信,儿子聂树斌是清白的。

对于最高法决定复查聂树斌案后,传来一些对复查结果乐观的声音。老人对此既期待,但又很冷静,甚至还有些担忧。“异地法院来复查是好事,但希望山东高院的复查不是走过场。”

聂母接近百电话“等得太久太久”重复最多

12月13日中午,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下聂庄,71岁的张焕枝站在院子里,正接听一个律师打来的电话。

从12日晚最高法宣布复查聂树斌案开始,她的手机已经接听了近百个来电。打来电话的,除了几位律师外,几乎都是媒体记者。

1994年8月11日,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的一片玉米地里,发生了一起强奸杀人案,张焕枝时年19岁的儿子聂树斌被列为嫌疑人。次年4月,聂树斌被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执行死刑。

张焕枝说,她一直认为自小就胆小怕事的儿子不会犯罪。终于在2005年,逃犯王书金落网,其自称为上述这起奸杀案的“真凶”。2007年4月,王书金被一审判处死刑,其以“未起诉他在石家庄那起奸杀案”为由提起上诉。

王书金案被媒体报道后,引起社会对聂树斌案的广泛关注,更加坚定了张焕枝的信念。她开始重新聘请律师,为儿子不断“申诉”,同时也得到了很多法律界人士的支持和帮助。

虽然在2013年9月,河北高院裁定王书金非聂树斌案真凶,聂树斌案同时不被认定为冤案。法院驳回王书金上诉、维持原判,王书金仍待死刑复核。

但张焕枝说,她始终坚信,儿子聂树斌是清白的。

12日晚,最高法宣布复查聂树斌案的消息传来,张焕枝彻夜未眠。“等得太久太久了。”刚刚过去的24小时里,面对记者们不断提出的“对案件复查怎么看”的问题时,张焕枝重复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最怕“离开”时还没为儿子找回清白

张焕枝的家没有电脑,她也不会上网。她获得有关儿子案件的信息,一是靠腿,二是靠她那部能够播报来电者姓名的山寨手机,和律师、媒体记者们保持联系。

从王书金案被披露算起,张焕枝为儿子聂树斌的案件进行申诉,已经走过了9年。

张焕枝的代理律师刘博今告诉法晚记者,实际上在此之前,张焕枝就已经在为聂树斌案“奔走”,而王书金案发生后,确实让更多的人对聂树斌案的全过程产生了更多的疑问。

“最高法决定复查前,这几年里,聂树斌案的卷宗,我们几位代理律师始终都没有看到。”刘博今告诉法晚记者,事实上,河北省高院几年前就曾表态对该案进行复查,但却一直没有进展公布。

接受张焕枝委托后,包括他在内的多名律师,先后50多次向河北省高院提出阅卷要求但均未果。“每次到河北省高院,都被以相关理由拒绝,每次都是无终而返,最常见的理由就是刑事案件的申诉程序,‘律师不允许阅卷’。”刘博今律师说。

张焕枝也告诉法晚记者,过去几年时间里,她每个月至少都要去一次河北省高院,询问聂树斌案的调查结果。“每次去我都是找主管这个事情的法官,见到时,对方都会告诉我说‘案件复杂’,让我再等等。”张焕枝说,更多的时候,她一大早赶到省高院,想找的法官不在,她扑了个空。

如今,已经71岁的张焕枝患有高血压,腿脚也越来越不利索,但最高法宣布复查聂树斌案之前,她仍然坚持每月都去省高院询问结果。

“说实话,我真考虑过走这条路要走到死。”张焕枝说,自己年龄越来越大,她最怕的,就是有一天真的走不动,甚至是要“离开”时,还没有为儿子聂树斌“找回”清白。

签新委托协议“相信异地审理会排除干扰”

自从开始走上为儿子聂树斌申诉之路后,张焕枝及家属先后聘请了多位律师。

不过,由于目前此案已经被最高法指定由山东省高院复查,此前他们与律师们签订的委托协议也告失效。

“需要我们签署新的协议,这样我们才能尽快到山东省高院去办理相关流程手续,争取能尽快阅卷。”13日中午,张焕枝此前的代理律师刘博今从北京赶到张焕枝家,一方面签署新的委托协议,更重要的是,针对复查,要商讨下一步计划。

法晚记者注意到,最高法宣布要复查聂树斌案的消息后,随即又发布了答记者问。其中提到:“最高人民法院已经责成山东高院根据复查工作进展情况通知律师阅卷,依法保障律师阅卷、提出代理申诉意见等诉讼权利。复查过程中,被告人及被害人的近亲属均可以委托律师。”

对此,刘博今律师表示,最高法发布的答记者问很及时,实际上对案件宣布复查后,大家普遍关注的几个重要问题进行了释疑。“其中最核心的就是阅卷问题,相信异地法院复查聂树斌案,会排除一些干扰因素,律师阅卷等合法要求也会得到保障。”

13日下午,在和律师“闭门”商讨后,张焕枝及其家属决定,继续聘请包括刘博今、杨金柱等4名律师来负责此案申诉等事宜。

张焕枝告诉法晚记者,当得知并确认最高法做出复查聂树斌案的决定后,她的确很兴奋。但细想一下,几年来申诉之路走得非常不易。因此,对于一些对聂树斌案复查结果的乐观声音,张焕枝说她已经冷静下来,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担忧:“希望山东高院对于聂树斌案的复查,不是只走走过场。”

这同样被一些关注此案的法律界、媒体人士所担忧,不过,刘博今律师认为,从重要人物王书金至今仍待死刑复核,到最高法最新做出的复查决定,再到指定异地法院复查,表明最高法决心很大,因此有理由对法院复查此案阶段做到公正公开有更多期待。

法晚记者注意到,在12日晚间最高法发布的答记者问中也明确提到:“山东高院将抽调精干力量组成合议庭复查此案,为确保司法公正,人民法院将依照法律规定公开复查此案。”

律师今赴济南明日向山东高院申请阅卷

法晚记者注意到,最高法宣布指定山东高院复查聂树斌案后,曾有媒体报道称,张焕枝希望尽快到山东,询问了解案件复查情况。

不过,13日下午,张焕枝向法晚记者表示,自己已经委托律师代为申诉,而且复查刚刚启动,自己暂时还不会立即动身,先看看律师那边的进展情况。

当天傍晚,在和张焕枝签署完委托协议,并商讨好下一步计划后,刘博今律师返回北京。在来张焕枝家的路上,刘律师就已经决定,14日就赶赴济南,计划周一一大早就到山东省高院,向法院递交相关材料,与相关法官做好对接工作,争取尽快阅卷。

对于案件复查所要做的工作,刘博今律师表示,阅卷是关键环节,聂树斌案几个卷宗中是否有疑点肯定是核心问题。

刘博今律师同时介绍,依照法定程序,案件复查可能出现的裁定结果,一是法院最终裁定维持原判,二是法院根据聂树斌家属申诉、复查情况启动再审程序。“先按照法定程序走,结果目前尚无法预测。”在回答有媒体记者询问对聂树斌案复查结果持何态度的问题时,刘博今律师说。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则表示,对于案件复查,她的期待只有一个,就是法院做到公正公开,还儿子一个清白。

“如果复查结果是裁定维持原判,我会继续申诉。”张焕枝说,为了儿子聂树斌,这是她必须要走的路,没有别的选择。

稿件统筹朱顺忠文并摄/深度记者王南发自河北石家庄

12月13日下午,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正在接听律师杨金柱的电话


血祭中华英魂

长眠于九泉的遇难同胞们,现在你们可以安息了,国家以最高规格为你们祈福安魂,军人们以钢枪为你们守灵驱邪,孩子们以和平鸽放飞着你们的理想、延续着你们的生命。


三个辅警和一个失足女

三个辅警能如此肆无忌惮地对一个失足女集体施暴,进而抢劫,跟社会上习惯性占领道德高地,进而用道德越俎代庖,替代法律的思维模式息息相关,甚至连一些执法者都习以为常。


美国联邦政府会再度停摆么

强行出台的移民体制改革,这项改革措施一旦落实,将有至少数以百万计的非法移民可摆脱被强制驱逐的命令。最终这项表决以219票赞成、197票反对的结果获得通过。


网评十大政策倾听民意新常态

此次十大政策评选,被媒体称为“国务院首次利用官网发布微博的形式,通过让网友投票选择直接最关心的政策,来倾听社情民意”。既谓首次,就诠释了其突破性的标本价值。但形式毕竟只是形式,它背后所释放的谦抑姿态和价值取向,更耐人寻味。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